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生活資訊 > 綜藝娛樂

局長成長史2316、快刀斬亂麻

時間:2012-07-10 11:17:06  來源:馬鞍山生活網

 2316、快刀斬亂麻

    從周鵬有家裏出來,方圓沒有時間回家,而是搭車直奔藍島咖啡屋。在路上,方圓接到了孔雙華的詢問電話,方圓直言不諱:“剛剛從周市長家裏出來,馬上去藍島咖啡屋,有重要的事情跟王楚尹大哥商量。”孔雙華的話很簡短:“別太操勞了,事情是忙不完的。跟王大哥談完事,早點回家。我等著你。”這溫暖的春雨一下子滋潤了方圓的心田。

    打電話叫來了王楚尹。王楚尹在別處喝酒,接到方圓的電話,聽說是有要事,還是堅決地提前退場。在藍島咖啡屋的私密房間裏,方圓把今天剛剛得知的情況,跟王楚尹從頭到尾說了說。當然,“周鵬有”三個字自始至終沒有提到。

    王楚尹有些詫異地看著方圓,似乎很想問方圓為什麽會知道這些事情,但終於忍住了。王楚尹現在更加摸不透方圓的底細了。對於自己的**盟友,對於這個小兄弟,王楚尹現在有求於方圓很多。多年的官場經驗,讓王楚尹知道,哪些話該問,哪些話不該問。

    王楚尹說:“廉鬆與梅寒香的關係,我早就知道;廉鬆有可能殺死梅寒香的事情,我確實不知道。一個**局常務副局長,在沒有得到授權的情況下,是沒有資格調查副市長的。”

    方圓說:“大哥不是想立功嗎?我看這件事完全可以作為巨大的功勞。”王楚尹喝著咖啡,心裏已經盤算了許多遍。方圓說得不錯,如果能夠獨辟蹊徑,找一個合適的切入點,把案子查清,確實是功勞一件。可這功勞有用嗎?對進步無益的事情,就算是功勞再大,王楚尹也不想去做,畢竟這麵對的不僅僅是廉鬆,還包括著廉鬆後麵的整個利益群體,特別是宋雲生、鄧雲聰、常友強等人。做這樣的事情,風險極大。

    方圓說:“有人舉報梅寒香失蹤,最好是梅寒香的父母當這個舉報人;有人舉報雁蕩山莊欠薪,最好是被辭退的那些員工。我相信大哥的能力,很快就會查個水落石出。”王楚尹微微一笑:“查清楚不難。但為什麽查,得有一個充分的理由。”方圓說:“大哥查清了案情,可以第一時間向王**匯報。後麵怎麽做,相信王**會拍板拿主意。”王楚尹說:“我明白了。兄弟,這件事可是冒著巨大的風險啊!”方圓說:“風險越大,利益也越大。炒期貨,能讓人一夜之間成千萬富翁,也能讓人一夜之間傾家蕩產。我相信大哥一定會成為千萬富翁,一定會實現你最想實現的目標。”王楚尹真地動心了。

    隻幾天的功夫,方圓跟王楚尹所說的事情迅速朝著預定的方向深化進展:梅寒香的父母,到了東州市**局報了案,而且是直接找到了常務副局長王楚尹。人失蹤是大事,王楚尹向雷恒亮作了報告,說有人失蹤,其父母在市**局報案,隱去了梅寒香的姓名,請雷恒亮裁定。雷恒亮聽了王楚尹的匯報,簽發了立案的意見書。有了雷恒亮的簽名,王楚尹立刻責成**大隊重案組,直奔雁蕩山莊展開了秘密調查。很快,就在雁蕩山莊很隱蔽的地方找到了帶著幹涸血跡的菜刀和床單。在平常梅寒香睡覺的臥室地麵,還發現了少量的骨渣和碎肉沫。在梅寒香平常睡覺的床上,找到了幾根長頭發。經鑒定,菜刀上的血跡、床單上的血跡、地上的骨渣、碎肉沫,與長頭發的DNA完全一致,初步可以斷定:這血、骨渣、碎肉沫就是梅寒香的,梅寒香已經遇害。

    案情取得重大突破。王楚尹帶著興奮的心情第一時間向市委**王國棟報告。當王楚尹報告了梅寒香與廉鬆的關係後,王國棟在感到振奮的同時,也感到非常棘手。王國棟在房間裏踱步的時間超過了半個小時,這才對王楚尹作出指示:“一、案情要繼續追查,必須查清**;二、案子要秘密展開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;三、希望盡快取得實際性的突破。”

    對於老**王楚尹來說,想突破案情,簡直是易如反掌。王楚尹說:“隻要是王**吩咐,我一定全力以赴。這個案子,我隻會向王**一人匯報。”王楚尹的表態,讓他在王國棟心目中的地位與重要性瞬間激增。

    王楚尹回到**局後,找到了嫡係親信,開始了兩條線的部署:一是查刑事案件,突破口就在失蹤的那個副總;二是查經濟案件,以原來在雁蕩山莊工作過的人為突破口。

    隻用了兩天的功夫,王楚尹安排的人就找到了已經逃到了福建武夷山的那個副總。在秘密押解到了東州之後,王楚尹親自參與了審問。**們的手段是很多的,隻需要讓這位副總痛不欲生之後,副總把他知道的一切全部吐露出來。梅寒香果然是被廉鬆殺死的,最初是被掐死的,但旅行箱裝不下,沒辦法,用菜刀跺成幾塊,裝到旅行箱裏。旅行箱已投到了甌江裏,估計現在已經找不到了。王楚尹並沒有想放過這位副總,指示親信嫡係:審他的經濟問題。

    時間已經是後半夜,王楚尹在第一時間給王國棟報告:案情取得重大突破,希望能夠連夜匯報。王國棟說:“好,你直接來我家。”

    在王國棟的一號市委常委樓裏,王楚尹把剛剛整理複印好的資料遞給了王國棟。王國棟看完了資料,問:“你的那些人可信嗎?”王楚尹說:“請王**放心,沒有雷局長的兵。”王國棟說:“如果找到了那個旅行箱,就會錦上添花。”王楚尹說:“天亮後,我會安排人員秘密查找這個旅行箱。”王國棟說:“機不可失,時不再來。楚尹,你親自安排車輛,你陪著我到杭江,电玩城游戏大厅一起向省委趙**匯報。”

    王楚尹心花怒放:這意味著自己得到了王國棟的完全信任;也意味著自己終於有機會見到省委**,並展示出自己的專業特長。在省委**腦海裏留下印象,特別是留下好印象,那麽自己的晉升之路將會完全打開!方圓,我的好兄弟,你可真是我的大福星啊!

    王楚尹安排嫡係親自開車,拉著王國棟與王楚尹,連夜趕往杭江。天亮了,杭江也到了。王國棟給省委趙**打了電話,趙**立刻同意了這次見麵。在王國棟和王楚尹在省委大樓門口等待趙**從家中趕過來的時候,王楚尹接到了雷恒亮的電話:“王局,你現在馬上來市政府,宋市長要見你。”

    王楚尹捂住電話,把情況告訴了王國棟。王國棟說:“你告訴雷恒亮,你現在在外地,回不去。”王楚尹說:“好。”王楚尹對雷恒亮說:“雷局長,我現在在外地,回不了東州。等我回東州後,第一時間向宋市長報到。”雷恒亮說:“你在哪裏?”王楚尹說:“在哪裏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確實在外地。就算是坐火車回去,也需要5個多小時。”雷恒亮說:“昨天一天你都在東州。”王楚尹說:“我是連夜出發到外地的。”雷恒亮說:“王楚尹,你不要欺負人欺負到頭頂了。我一直在忍你,你好自為之。”王楚尹嗬嗬地笑著:“雷局長,我一直都尊重您的領導,可不能給我亂扣帽子。”

    聽到對方掛斷電話的聲音,王楚尹對王國棟說:“王**,掛了。”王國棟說:“對方急了,陣腳亂了。”隻一分鍾後,王楚尹的**又響起,這一回是宋雲生打來的。王楚尹很恭敬地問候:“宋市長,您好。”宋雲生說:“王局長,我命令你,立刻暫停對梅寒香案的調查,回到東州後第一時間向我報告。”王楚尹說:“市長,我一向服從領導。可以給我發布命令的至少有兩位上級領導,一是省**廳廳長,二是市委政法委高**。”宋雲生說:“好,很好。王楚尹,你好自為之。”

    又是一個好自為之。王楚尹說:“**,我算是徹底把宋雲生得罪透了。”王國棟笑了:“楚尹為民為黨除害,大功一件。我一定會為你請功!東州需要像你這樣,能夠頂住壓力獨立辦案的專家型領導。”

    王楚尹心花怒放。東州市**局局長的位置,似乎已經近在咫尺了。王楚尹說:“什麽時候,我都會與市委保持高度一致,堅決支持王**的工作。”

    省委趙**來了。王國棟恭敬地問好後,向趙**介紹了東州市**局常務副局長王楚尹。王楚尹敬了一個軍禮,儀態端正,姿勢標準:“**好。”趙**看著王楚尹,點點頭:“楚尹同誌辛苦了。走吧,上樓了。”

    省委**辦公室。這一回,趙**的秘書沒有跟過來,因為時間太早。恰恰是秘書沒有來,才為王國棟、王楚尹的順利匯報創造了良好的環境。聽了王國棟、王楚尹的匯報,看了王楚尹整理的材料,趙**眉頭緊皺。凝思了半晌,趙**說:“國棟同誌,你這個當市委**的,監察不力,是要負責任的。”王國棟說:“我向省委檢討。”趙**說:“一個竇黨濟,已經讓清江處在**的中心。全國多少網民罵竇黨濟的同時,也在指責清江省委。竇黨濟的案子,是不能再拖下去了。現在,又出現了一個副市長殺死**案,我這個當省委**的也臉上無光啊!”

    王國棟說:“是我工作沒做好,我接受省委的任何處分。”趙**歎了口氣:“也不能全怪你。你當市長,能夠很好地配合**開展工作,二把手的位置擺得很正。你當**,這一把手的權威卻一直沒有樹立起來。你是一個清官,是一個愛民的好官,這一點我是很了解的。國棟同誌,我希望通過這兩個案子,你能真正把東州管起來,管好,不要再出現其他事情了。”王國棟說:“謝謝趙**的關懷。”趙**看看王楚尹:“楚尹同誌在**局主要負責哪方麵的工作?”王楚尹說:“報告趙**,我是常務副局長,協助局長做好**局日常工作。之前曾擔任過**、**大隊長、分管刑偵工作的副局長。”趙**說:“是屬於專家型的幹部。”王楚尹說:“報告趙**,我還需要加倍努力。”趙**問:“你準備下一步怎樣繼續來開展這項工作?”王楚尹說:“報告趙**,我個人認為,當務之急不是繼續查這個案子,而是防止竇黨濟事件再次發生。”

    王國棟一驚。省委趙**點了點頭,讚賞地看了看王楚尹。他拿起電話:“錢**嗎?請馬上安排力量,**東州市副市長廉鬆出境。”他又撥了一個號:“毛**嗎?請馬上來我辦公室。”

    錢**是清江省委常委、政法委**錢峰;毛**是清江省委常委、紀委**。

    很快,毛治亭出現在省委**辦公室。當毛治亭看完了案情,聽了王國棟的簡要匯報,毛治亭說:“按照程序,先雙規,再建議免職,然後轉司法機關處置。”趙**說:“第三條倒不急。廉鬆肯定是有嚴重經濟問題的,省紀委可以深入地查一查。不管牽扯到誰,不管牽扯到什麽級別,都堅決查到底。”毛治亭說:“趙**說得對。這幾年來,有關廉鬆的舉報信還是有不少的。不過,因為絕大多數都是匿名信,所以一直未處理。今天,省紀委將會把廉鬆的這些舉報信整理一下,逐信突破。”趙**說:“好,辛苦毛**了。”

    趙**對王國棟、王楚尹說:“你們兩個先留在杭江。今天上午,將召開省委常委會。到時候,省委將會派領導同誌與你們一起返回東州。”王國棟說:“是。”

    省委常委會在一個半小時之後,準時召開了。當趙**公布了廉鬆涉嫌殺死**的案情,省委常委會就成了一邊倒,省委副**郭鋒與省長馮豐原本聯手搶位置,因為馮豐的徹底放棄而讓郭鋒勢單力孤。並且在廉鬆的問題,郭鋒根本沒有辦法沒有理由來支持一個殺人犯。省委當天上午就做出了決定:免去竇黨濟東州市委常委、龍灣區委**的職務,開除竇黨濟的黨籍,對竇黨濟涉嫌經濟獲罪進行調查;雙規廉鬆,免去廉鬆東州市政府黨組成員職務,建議東州市**免去其副市長職務;根據省長馮豐的提議,任命東州市委常委畢全力任龍灣區委**,不再擔任東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職務;根據省委宣傳部長田國華的提議,任命周鵬有為東州市委常委;根據常委副省長劉彬的提議,提名東州市副廳級工會主席馬良禾為東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人選。東州市政府還空缺一名副市長的人選,另行研究。會議決定,省委常委、紀委**毛治亭赴東州,傳達省委決定。

本站文章所有注明來源“馬鞍山生活網”,均為本站原創編譯,轉載請注明出處
原文標題:局長成長史2316、快刀斬亂麻
文章來自:/news/zyyl/2012-07-10/2729.html
關於电玩城游戏大厅 | 聯係方式 | 电玩城游戏大厅wellbet | 免責聲明 | 友情鏈接
本網站的所有信息均由电玩城游戏大厅官網網友提供,真實性請網友自行鑒別,交易時如遇到爭議和糾紛,本網站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2009-2010 电玩城游戏大厅手機官方網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