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生活資訊 > 綜藝娛樂

局長成長史2304、夾在兩個心愛女人的中間

時間:2012-06-29 16:26:34  來源:馬鞍山生活網

終於回到了東州的土地。當列車行駛在東州郊區的時候,方圓給孔雙華打了電話:“雙華,我快到東州了。”

這個時候的方圓,真地很想回家。身體虛弱的時候,對親情的渴望比什麽時候都強烈。渴望親人的問候,渴望妻子的照料,隻有這樣,心靈才能得到安慰,精神才能真正地放鬆。杭江之行,耗盡了方圓的精力,也因為被灌酒、吐酒而造成了身體機能被傷害。方圓隻想躺在床上,好好地休息休息。

孔雙華說:“回來啦。回來好。老公,你先回家吧。公司裏還有很多事,我忙不完。等我忙完就回家。”

方圓的心頓時一涼。沒有熱情歡迎,更沒有準備開車到火車站迎接。方圓的心裏有些不高興,但卻平靜地說:“好,你忙吧。”

方圓掛斷了電話,又撥給司機寧中原:“中原,我再有20分鍾就到火車站了。”寧中原說:“好的,方書記,我馬上去車站接您。”方圓說:“謝謝。”

翟新文說:“小方,你今天身體不太舒服,明天再休息一天,不用上班。”方圓說:“謝謝局長關心。”翟新文說:“這一次电玩城游戏大厅杭江之行,收獲豐富啊!我相信,省廳一定會更加支持東州教育,省廳各個處也會更加慎重地對待東州的事情。”方圓說:“是啊,能夠感覺得到,省廳下一步對東州會有一些利好。”翟新文說:“這可都是你的功勞呢!”方圓說:“是局長領導得好,決策得好。我能敲敲邊鼓,沒有幫倒忙,已經很心滿意足了。”翟新文說:“其實我很清楚,這一次如果沒有你一起來,就不會有這樣的效果。雖然我心裏不願承認,但事實確實如此。興邦、全順,你們說是不是?”

汪興邦嘿嘿地傻笑。蘇全順說:“方局長確實發揮了關鍵作用。那個晚宴,如果不是田國華部長過來,估計關權仁廳長也不會半路跑過來,各個處的處長們也不會對电玩城游戏大厅這樣客氣。”

蘇全順說的是大實話,分析的也基本接近客觀現實。翟新文臉上的笑意更濃了:“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。你看看,全順也同意我的觀點呢!”

方圓心中叫苦:完了,蘇全順這麽精明的一個人,關鍵時刻怎麽能掉鏈子呢?汪興邦不置可否,誰也不得罪,這是“聰明”人官場上的做法。翟新文其實隻是試探試探,蘇全順的腦子肯定是少了一根弦,沒有想到翟新文是反話正說吧?

方圓說:“蘇科長看到了表象,沒看到本質。東州教育是在孫書記、翟局長領導下的東州教育。我隻是孫書記、翟局長的助手。助手就是幫助主要領導排憂解難的,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,主要領導還要助手幹什麽?”

蘇全順這個時候也想明白了什麽,很感激地衝著方圓點點頭。蘇全順說:“東州教育,有翟局長、方書記在,就一定會興旺發達。”翟新文說:“是啊。長江後浪推前浪。我老了,就算是想幹,也幹不了幾年了。未來東州教育事業,就會寄托在像小方這樣的年輕人身上。”

誰也不接話了。翟新文的話不好接,哪一句話說得不恰當,都會造成不好的影響或後果。就像是蘇全順就算是想挽回在翟新文心目中的影響,恐怕也黃花菜都涼了。

就這樣默默地相對而坐,一直到火車進東州站。車停了,蘇全順又做了一件錯事,他知道方圓身體還沒有恢複,知道方圓現在恐怕是拿不動行李,就自告奮勇地先把方圓的行李拿下來,再把自己的行李拿下來,一個人拿兩份行李。汪興邦動作慢了一點,把翟新文的行李拿下來,再把自己的行李拿下來。翟新文說:“小方身體不好。我沒事,我自己來拿。”汪興邦說:“我拿吧。”翟新文說:“我身體好著呢!”

方圓苦笑:“蘇科長,我拿我的行李吧。”蘇全順說:“還是我拿吧。”

幾句話,其實又是一種暗語交鋒。隻不過,蘇全順可能是意識到了自己反正已經在翟新文心中失寵,那就不能在方圓那裏不受重視了。有方圓的保護,翟新文又能拿自己怎麽樣?黨委會上,翟新文又不是能說了算的人。而且,翟新文還有很多的把柄在自己的手上,一些違反財務製度的事情,如果不是靠自己兜著圓著,恐怕什麽審計也過不了關。

教育局的中巴車已經停在了火車站外。和平笑吟吟地站在那裏,看到翟新文和方圓,幾步迎了上來:“翟局長,方書記,歡迎勝利凱旋。”翟新文說:“和書記,這一次確實是收獲豐富啊!”和平說:“翟局長出馬,那是一個頂倆。”翟新文說:“全順說了,方圓發揮了關鍵的作用。我是非常讚同這個看法的。”

翟新文還真是一個瑕疵必報的性格啊!都這個時候了,還把蘇全順架到火上烤。方圓不知道為什麽,忽然想起了春秋末年的越國國王勾踐。勾踐是了不起的人呢,能忍,在落難的時候,與子民同甘共苦;複國之後,很快就殺死了一直忠誠追隨立下卓越功勳的大臣文種。現在看翟新文,還真有點像這個勾踐呢!特別能忍,特別能裝,特別虛情假意,特別有城府,而心胸其實很狹窄,對於那些關係不是那麽密切的,又時刻想著打擊報複。唉,這樣的人,真可怕呢!

方圓與和平握手:“和書記,還親自來迎接啊!”和平說:“翟局長和方書記同回,我是一定要迎接的。”方圓說:“謝謝,我今天特別累,坐自己的車回去。”和平說:“好好休息,才能更好地工作。”

不鹹不淡地握手告別。蘇全順說:“方書記,用不用我送你回家。”方圓說:“謝謝,有中原呢!”

方圓上課,擺手告別。寧中原問:“方書記,去哪裏?”方圓忽然迷惘起來:去哪裏呢?是回家嗎?孔雙華不在家,難道自己還要請嶽母照顧自己嗎?嶽母現在全部的心思都在睿睿身上,忙著照顧睿睿,哪裏還有精力照顧自己?去父母那裏嗎?方圓可不想讓父母為自己這樣擔心。那麽隻有一個去處了,就是宋思思那裏。

方圓給宋思思打去電話:“我回東州了。很累,心累,身體累。昨天喝酒喝多了,到現在頭暈乎乎的。”宋思思頓時就急了眼,心裏疼得像被人用刀子剜一樣,眼淚頓時就流出來了:“圓,你快點回家吧。我現在就和媽回家。”方圓的心裏頓時被一種溫暖包圍了,洋溢的暖流從心底流上頭顱,方圓也覺得想流淚,是公司裏的事情重要,還是人重要?人家宋思思可以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,還拉著朱蕊一起回家,這是把我方圓擺在比大成公司更重要的位置上啊!方圓說:“好,回家。”

方圓對寧中原說:“我來開車吧。你自己打車回去。”寧中原說:“首長,您的身體?”方圓說:“我能行。”

方圓成了駕駛員,開車直奔宋思思家的別墅。開到別墅前停下,方圓就看到了窗戶內側宋思思那張哭得梨花帶雨的俏臉。方圓緩步下車,衝樓上擺了擺手。很穩地走上幾級台階,輕輕地敲門。開門的是朱蕊。方圓打了招呼:“姨。”朱蕊看著方圓蒼白的臉,也很心疼:“小方,你可一定要愛惜自己的身體啊!”把方圓讓進門,宋思思已經泣不成聲地撲到方圓的懷裏:“方圓,你怎麽會這樣?”方圓說:“人在酒場,身不由己;人在官場,心不由己。”宋思思說:“我的心好疼。”宋思思起了身,淚眼上上下下打量著方圓,又心疼地把方圓摟在懷裏:“我恨不能讓我代替你受這個苦。”方圓的心被一股暖流包圍著,這,才是家的感覺啊!

當方圓躺到了宋思思的大床上,宋思思就像個溫柔的妻子一樣,給方圓的手臂、頭部進行按摩。過了一會兒,朱蕊端著一杯小米粥敲門進來。方圓有氣無力地說:“姨,辛苦你了。”朱蕊眼圈也有點紅。在朱蕊的心裏,已經把方圓看成是自己的親女婿。女婿是家裏的頂梁柱,女婿身體不好,當嶽母的心裏也難受啊!

朱蕊說:“小方,先喝點小米粥。小米養胃,稀溜溜的。以後,可不能再這樣喝酒啊!我和思思都擔心死了。”宋思思的眼淚又流下來了。方圓用手輕輕地拭去宋思思眼角的淚水,溫和地說:“姨,思思,我也不想啊!昨天是30多位一起來敬我酒。都是省教育廳的上級領導,我哪裏敢擺架子不喝喲!確實是從來沒有喝過這麽多的酒,我昨天差一點想到自己會不會死掉。”

宋思思一點也不在意媽媽就在身邊,一下子撲到了方圓的身上:“不,你永遠都不會死,你會一直都健健康康的。要死也是我和你一起死。”朱蕊說:“思思你在胡說什麽呢?小方就是喝多了酒,傷了胃,也可能傷了肝。養幾天就好了。”宋思思似乎沒有聽到媽媽的話:“方圓,你答應我,在我死之前,你不要死,好嗎?要死也是我死在你前頭。我實在無法忍受失去你的痛苦!”

方圓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。感動,除了感動,還是感動!原來以為,隻有台灣那個瓊瑤阿姨的小說裏,才會有這樣浪漫而動心的場景,沒有想到,這海枯石爛的深情就在自己的眼前!方圓輕輕地撫摸宋思思的頭,再擦拭她止不住的淚水,擠出笑容,溫言安慰:“思思,电玩城游戏大厅都好好地活著,誰也不死,好不好?”宋思思使勁地點頭:“好,我就想與你白頭到老。”方圓感慨萬千,內心柔腸百結:自己將來到底會與白頭偕老?是宋思思?是孔雙華?還是汪泉?方圓的心裏一陣迷惘。

宋思思對朱蕊說:“媽,你去給方圓做最好吃的。”朱蕊說:“好,我去準備。”宋思思說:“方圓,你想吃什麽,跟媽媽說。”方圓說:“我現在隻想好好地睡一覺。”宋思思說:“好,我陪你睡。”

宋思思幫方圓脫去外衣,也不嫌方圓沒洗澡,拉開被子,蓋到了方圓的身上。又把方圓的襪子給脫下來,放到床角。宋思思自己也脫了衣服,還摘下了乳罩,露出了已經乳暈變黑擴大的**。隻穿著小內褲,鑽進了被窩裏。她麵向方圓,摟著方圓,就像是摟著一個心愛的寶貝一樣。愛是發自肺腑地愛,愛得不能再愛。心裏已經裝不下其他的男人,甚至連父親宋大成都被宋思思排到了方圓的後麵。當然,如果宋思思生下一個小男孩,那是另外一回事。

宋思思輕輕地撫摸著方圓的胸膛,柔聲說道:“就像現在這樣,你躺在我的身邊,我的心就特別踏實,特別幸福。哪怕电玩城游戏大厅什麽都沒有做。”

方圓也很有感慨。接受著宋思思的撫摸,方圓也有一種幸福感、安詳感。孔雙華是不會這樣做的。唉,上一次剛剛答應孔雙華,自己出差回來,先回家,自己又跑到宋思思家了。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?難道自己真地不可抗拒宋思思的誘惑嗎?還是一個漂泊的心特別需要像宋思思這樣所提供的心靈撫慰?而孔雙華似乎從來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這種心靈需求。不是性,而是被關心!

一覺醒來,天已黑透。宋思思輕輕地在方圓的耳邊吹氣:“老公,該起床啦!”方圓喝過一肚子的小米粥,覺得胃裏好受多了。方圓說:“思思,謝謝你對我的愛!”宋思思多愁善感,聽不得這樣的話:“老公,我不愛你,難道還會愛別人嗎?這一輩子,我看我再也不會愛上別人了。”忽然想起了什麽,說:“當然,我肚子裏的小寶寶除外。我會非常非常愛他的。老公,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?”

這是一個很傻的問題,但許多女人都會問這個問題。方圓笑笑說:“隻要是思思生的,男孩女孩我都喜歡。”宋思思說:“我希望她是一個女孩。可是我爸爸媽媽都希望她是一個男孩。如果是一個女孩,該有多好啊!我一定會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讓她成為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。”方圓說:“會的,一定會的。”宋思思說:“當然囉,如果生的是男孩,我就還要生,我一定要生一個漂亮小妮子。”方圓震驚得差一點把床壓塌:我的乖乖,你還要生?

看到方圓的神情,宋思思說:“不用擔心的啦!电玩城游戏大厅搞企業的,許多人都超生。隻要交上罰款,想生幾個就生幾個。男孩是為我爸爸、媽媽生的,他們要接班人;女孩是我电玩城游戏大厅兩個生的。孔雙華已經給你生了兒子,所以我還希望給你生個女兒。老公,難道你不想嗎?”

方圓說:“唉!我現在心裏很亂,我也說不清呢!”宋思思把小嘴嘟起來:“你看看你,生小孩是很痛的。我都願意,你還不願意?”方圓說:“我願意,我願意。”宋思思笑了,一次小小的嘴巴上的勝利,都會讓宋思思感到滿足。在心愛的“老公”麵前撒個嬌,要的就是這個味道。

方圓的手機鈴聲響起來。宋思思拿起手機,看了一眼,嘴又嘟了起來:“是孔雙華的電話。給你!”

方圓接過電話:“雙華。”孔雙華的語氣有些焦慮,聲音裏帶著哭音:“老公,你怎麽沒有回家?是不是在宋思思那裏?”方圓說:“我在杭江喝傷了身體。想到回家後沒人管我,或許睿睿還會纏著我,我就到了宋思思這裏。”孔雙華在電話的那一邊哭了:“老公,你為什麽不跟我說你身體不好?你說了,我再忙也會趕回家。再說了,你還可以去爸爸媽媽那裏。”方圓說:“我不想讓父母看到我這個樣子。”孔雙華說:“老公,我……我對你關心不夠。現在回家,好嗎?”

方圓看看宋思思,內心一陣彷徨:自己到底該不該走?

雖然宋思思沒有聽到孔雙華在說什麽,但女人的直覺往往都是很敏感的。她猜到了孔雙華是在叫方圓回家,心中一陣痛楚,還湧起強烈的依依不舍。她一下子裸著上身抱住了方圓:“方圓,我不要你走。媽媽都給你做了許多好吃的,你別走。”

宋思思的頭離著方圓的手機很近,很顯然,孔雙華那邊肯定是聽到了宋思思的話。而方圓內心充滿了糾葛,一麵是宋思思,一麵是孔雙華。無論去哪一邊,都會傷害另外一個人。這是方麵所不願意看到的

本站文章所有注明來源“馬鞍山生活網”,均為本站原創編譯,轉載請注明出處
原文標題:局長成長史2304、夾在兩個心愛女人的中間
文章來自:/news/zyyl/2012-06-29/2720.html
關於电玩城游戏大厅 | 聯係方式 | 电玩城游戏大厅wellbet | 免責聲明 | 友情鏈接
本網站的所有信息均由电玩城游戏大厅官網網友提供,真實性請網友自行鑒別,交易時如遇到爭議和糾紛,本網站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2009-2010 电玩城游戏大厅手機官方網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