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生活資訊 > 綜藝娛樂

局長成長史2303、將錯就錯也是官場藝術

時間:2012-06-29 16:26:08  來源:馬鞍山生活網

2303、將錯就錯也是官場藝術

省委常委、宣傳部長田國華離開宴會廳,大家的壓抑感頓時就沒有了。柳軍說:“翟局長,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坐到王陪位置了?”

翟新文說:“我看像現在這樣,由柳廳長主持,就挺好。”

柳軍說:“那我就勉為其難了。”

米政廣看看方圓,說:“說不定還會有領導要過來呢?”

一句話,把全場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方圓那裏。方圓頓時覺得臉燒得厲害,如坐針氈的感覺讓方圓不知道該怎樣來迎接這萬眾矚目的時刻。

官場的規矩、酒場的規矩,因為田國華的離開而恢複了正常。

柳軍的敬酒,著重感謝了東州教育局的盛情,祝福東州教育辦得更好。

翟新文的敬酒則表達了對省教育廳過去一直以來對東州教育的關心、厚愛、支持的感謝,表達了期望省廳能夠一如既往地關心、支持東州教育的希望,並衷心地祝福省廳的每一位領導幸福、健康、快樂!

就在這個時候,包間的門打開了,省教育廳廳長關權仁出現在大家的麵前。

果然真有領導來了。正好主賓的位置還空著,就看關權仁願意不願意坐了。如果關權仁不願意坐,那麽柳軍就回主賓的座位,由關權仁來主持,也是很合適的。

原來,在田國華出現在現場的第一時間,辦公室主任就電話報告了廳長關權仁。關權仁正參加另外一場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牽頭的活動。聽說田部長出席了東州教育局舉辦的答謝宴會,並從辦公室主任那裏了解到,田國華直言不諱來為方圓撐場麵,關權仁就急匆匆地離開了人社廳的活動現場,在最短的時間裏地趕奔這裏。

當他推開房間門,卻看到主賓的位置空著,心裏就涼了半截。要是早知道田國華會來,自己怎麽著也要參加東州教育局這邊辦的答謝宴。田國華走了,自己連個說句話的機會都沒有得到。看到柳軍意氣風發的神情,關權仁的心裏不是個滋味。當然,從臉上,外人是半點也看不出來的。

所有人都站了起來。關權仁的出現,這才是真正的縣官不如現管。翟新文幾步迎上前來:“關廳長,您來了。這真是太好了。”

關權仁可不能說自己是因為田國華來才過來的。官場上的事情就是這樣,明明是因為這個原因,卻一定要掛著羊頭賣狗肉。

關權仁笑著說:“翟局長,你們不遠千裏來與教育廳溝通聯係,很不容易,我是很理解的。我來這裏,也是表個態,省教育廳一定會全力支持東州方麵做好教育工作。要政策,給政策,要支持,給支持。”

翟新文說:“真是太感謝了。”

關權仁又與方圓握手:“小方,上一次的教育現場會搞得很成功,東州5中的高考成績也讓人讚歎。希望今年能夠有機會,再去東州看一看。”

方圓說:“謝謝關廳長關愛。”

關權仁依舊握著方圓的手,這親疏有別,就可見一斑了。關權仁說:“《清江教育》還在刊登東州5中的有關報道嗎?”

方圓說:“還在刊登。”

關權仁說:“對於先進典型,就是要大力宣傳。要充分發揮典型的帶頭作用,讓更多的學校學有榜樣、趕有目標。”

方圓說:“电玩城游戏大厅做得還很不夠。”

關權仁說:“是啊,不能滿足現狀,還要加倍努力。你有這樣的態度,很好。”

所有人就這樣看著關權仁與方圓親切“交談”。有吃醋的,有嫉妒的,有羨慕的,有向往的。但大家都明白,廳長給足麵子的人,各個處室在自己分管工作的領域內,自然也要給足麵子。柳軍讓賢,坐到主賓位置,關權仁當仁不讓,坐到了主陪位置。這一場酒席又重新開始。

在關權仁的主導下,酒宴轟轟烈烈地展開了激烈的酒拚。

方圓醉了,翟新文也醉了,清江省教育廳很多人也都醉了。今天的酒確實喝得多,田國華領了三杯酒,柳軍領一輪,關權仁來了又領一輪,翟新文分別跟著柳軍和關權仁一共領了兩輪。米政廣作為省廳領導,也敬了全場一杯;方圓作為東州方麵的副局長,同樣敬全場一杯。光是喝這些酒,許多人已不勝酒力。而亂戰時刻,誰願意落在後麵?敬翟新文、汪興邦、蘇全順的時候,倒還可以點到為止,敬關權仁,哪個教育廳的人敢端著半杯酒上前?敬柳軍、敬米政廣,同樣要滿杯。更重要的是,今天晚上還有一匹耀眼奪目的大黑馬方圓。省廳的這些處長們,誰敢輕視方圓?誰會忘記田國華走的時候留下的話:方圓會把今天的情況向他報告。如此“明目張膽”的暗示,誰要是不知道田國華的話是什麽意思,那真是白在省城官場混這麽多年了。要是誰不把方圓當盤菜,那就是不把自己的身家和前途命運當盤菜。

所以,還不等方圓主動出擊,省教育廳的處長、副處長們就已經開始輪番上陣。方圓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,隻知道對方是滿杯,自己也得是滿杯。吐了一次又一次,到最後,方圓都虛脫了。如果不是蘇全順的攙扶,方圓恐怕就會像一攤爛泥一樣倒在地上起不來了。

是關權仁果斷指示:先送小方局長回賓館。這給了方圓不被酒灌死的生機,在蘇全順的幫助下,方圓返回了住宿的賓館。翟新文倒是堅持到了最後,但當大家都與翟新文喝過酒之後,這酒宴成了省教育廳的自娛自樂。喝了多少酒?沒有數過,但大包間的角落裏,全是酒瓶子,讓人“觸目驚心”。

翟新文雖然有些失落,覺得今天的主角不是自己,但也欣慰:相信經過今天的這一場宴請之後,哪怕這麵子是方圓爭來的,省廳的這幫家夥,以後肯定會對東州教育另眼相看。估計今天田國華、關權仁的到場,也讓省廳的各個處長們以後絕對不敢給東州教育穿小鞋。誰都得掂量掂量,敢不敢、值得不值得給東州教育穿小鞋?

第二天一早,方圓起不來床了。早餐是蘇全順給送到房間裏,方圓才勉強吃了一點。方圓這個樣子,是沒有辦法坐火車回去的。正好原訂的時間就是上午翟新文、汪興邦去西湖轉一轉,方圓被灌成這個樣子,走也走不成。

蘇全順主動要求留下來照顧方圓。翟新文點點頭,說:“也好。”沒有其他的話,就帶著汪興邦離開了。不過,在離開的時候,翟新文又回頭看了蘇全順一眼。這一眼,意味深長。

八點鍾的時候,方圓勉強起了身,頭還是暈,胃裏還是在翻騰,昨天晚上的酒精轟炸,著實讓方圓開了眼界:如果跟30個人一人喝一杯,哪怕就是酒精度比較低的啤酒,3兩的杯,這也是9斤酒啊!更何況,昨天晚上方圓喝的還是幹紅!更何況,幾位領導都領了三杯酒。如此匡算,方圓昨天晚上喝的酒,超過了10斤。也不知道都喝哪裏去了。

方圓想起了一個問題,問:“全順,昨天的酒宴多少錢?”

蘇全順說:“留的是空白支票,由酒店方麵填寫。今天早晨,汪處把發票拿給我看,嚇了我一跳:4萬8千多呢!”

方圓也吃了驚:“怎麽會這麽多?”

蘇全順苦笑:“菜金.每人的標準200元,一共6000元。隻是昨天酒喝得特別多,光是紅酒就喝了100瓶。啤酒喝了200多瓶。”

方圓說:“天哪,省廳的同誌簡直都是酒桶啊!”

蘇全順說:“我正發愁,這張發票該怎麽入帳呢!”

方圓說:“如果你很為難,就把發票給我吧。”

蘇全順說:“這怎麽能行?我會想辦法的,方書記。您好好養好身體,這些小事就不勞煩方書記操心了。”

方圓說:“我現在躺下就天旋地轉。要不你扶我在走廊裏走一走?”

蘇全順說:“好的,方書記。”

四十出頭的蘇全順,像一個虔誠的仆人一般,扶著方圓在走廊裏慢走。

方圓的手機鈴聲響起來。手機在蘇全順的手裏。

蘇全順看著方圓。方圓說:“你看看誰來的?”

蘇全順看了一眼,連忙遞給方圓:“方書記,是周市長的。”

方圓的酒一下子醒了一半多。他連忙接過電話,放到耳邊:“周市長,我是小方。”

周鵬有說:“方圓,我昨晚就到了省城,給你打電話,一直沒接。是不是喝多了?”

方圓說:“是的,我到現在還暈著呢!”

周鵬有說:“今天早晨,田部長就給我打了電話,約我8點半到他辦公室。方圓,謝謝你。”

方圓說:“別客氣。我能做的很有限。”

周鵬有說:“對你來說,可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,對我來說,就是天大的難事。我不跟你多說了,回東州後,我再謝你。”

方圓說:“那我祝周市長心想事成。”

周鵬有說:“東州再見。”

蘇全順從方圓的話裏聽不出個一二三來,但能夠感覺得到,方圓與周鵬有的關係也相當密切。蘇全順是又嫉妒又羨慕:唉,自己要是有方圓這樣的背景,也不至於到40出頭了,還是個正科。這人哪,真是不能人比人,否則的話就會被氣死。

不過,蘇全順對方圓的敬畏之心、服從之心,更加強烈起來。不管怎麽樣,都要緊緊跟上方書記的腳步,這樣,方書記如果再進步,自己也能跟著再進步。

本站文章所有注明來源“馬鞍山生活網”,均為本站原創編譯,轉載請注明出處
原文標題:局長成長史2303、將錯就錯也是官場藝術
文章來自:/news/zyyl/2012-06-29/2719.html
關於电玩城游戏大厅 | 聯係方式 | 电玩城游戏大厅wellbet | 免責聲明 | 友情鏈接
本網站的所有信息均由电玩城游戏大厅官網網友提供,真實性請網友自行鑒別,交易時如遇到爭議和糾紛,本網站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2009-2010 电玩城游戏大厅手機官方網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