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生活資訊 > 兩性情感

那夜纏綿:我把第一次給了40歲的老男人!

時間:2010-10-20 10:01:37  來源:馬鞍山生活網

想一想,生活其實真的很無奈,為了業績,我沒想到我竟然會將我的第一次給了這樣的一個老男人。但我也為我遮美麗的資本驕傲,用它我可以賺來很多。

大學畢業後我留在了北京,我在一個知名的IT公司做銷售,因為我知道銷售做得好可以掙很多錢。

我現在沒有結婚,也沒有固定的男朋友,對於一個將近30的女人來說,未免不正常。但是我很安於現狀,我覺得現在很好,雖然沒有這些,但是我從來不缺乏性愛。

這麽多年,我慢慢的從最底層做起,現在還在這個公司做銷售,但是不是簡單的賣東西,經過我手的都是上千萬的買賣。最初的時候每個月我隻有幾百元,然而現在,我年薪在40萬,年底完成任務還有成倍的提成。即使在北京,我也算是中產階級了吧。我一個人,買了好車子,大房子,始終是我一個人。其中的艱辛,沒有人能體會。

銷售這行,其實並不適合女人幹,很多合同都是在歌廳、飯桌上簽下的。但是我幹的風生水起。因為,為了能簽到更多的合同,我把自己賣了,一次又一次。有時候我總想,我這樣和妓女有什麽區別呢,還不如妓女幹完直接拿錢,我何必辛辛苦苦掙那點提成呢?但是我否定了自己,我要用工作證明自己。

我並不是很漂亮的女子,但是我會把自己打扮得風情而不風騷,我有著美好的身軀,這是我的資本,我為她感到驕傲。也是因為她,讓那麽多的事業有成的男人拜倒在我石榴裙下,心甘情願的。我甚至看了很多關於怎樣誘惑男人的書,讓他們乖乖的俯首稱臣。

每個女人的第一次都是值得懷念的,而我的第一次,現在我居然想不起來他是誰了。隻記得那是一單雖然不大,但卻是決定我和另外一個男同事誰能升職的關鍵的一單生意。哪個不知道什麽總的男人把我帶到酒店,把合同擺在桌上,用手指敲了敲,就來脫我的衣服。我含著淚屈服了,為了掙很多的錢被那個謝頂的老頭壓在了身下。沒有一絲的快感,有的,隻是鑽心的疼痛和屈辱。

事後,他看到床單上的血跡,先是一愣,然後裂開嘴樂了。他說,還是個處女,值了。然後利索的在合同上麵簽了名。拿著那張紙,我哭了一夜。

再回憶過去,我不僅不覺得屈辱,反而覺得很可笑。不過是一張薄薄的膜,給誰不都是一樣?這麽多年,對任何事情我都看開了。在這個世界上,隻有沒錢,才是可恥的。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回家了。他們隻要我寄回去錢,根本不管我的死活。我不知道我和多少男人上過床,我不覺得恥辱,我當這是享受。

當然不是每個人我都會接受,我有自己的標準。對我工作有幫助的,有優先權,我放在第一位;其次就是看起來順眼的,當然身體要結實,強壯才能吸引我,我不喜歡又瘦又小的男人。

起初的時候,和我的客戶上床是逼不得已,隻有到了一定額度的合同我才會獻身,沒多少錢的即使談不成我也不在乎。後來隻要我寂寞了,我就想找男人愛我,哪怕找鴨子。我的確找過鴨子,我知道這很有風險,但是我還總是抱著僥幸心理。找鴨子的好處就是,我可以隨心所欲,可以辱罵、調教、甚至毆打,一切都是發泄。我覺得自己變態了。完事得知他和我還是老鄉,走的時候我還往他的內褲多塞了1000塊錢。看著他感動並驚喜的眼神,我很有成就感,隨即覺得很悲哀。

本站文章所有注明來源“馬鞍山生活網”,均為本站原創編譯,轉載請注明出處
原文標題:那夜纏綿:我把第一次給了40歲的老男人!
文章來自:/news/lxqg/2010-10-20/572.html
關於电玩城游戏大厅 | 聯係方式 | 电玩城游戏大厅wellbet | 免責聲明 | 友情鏈接
本網站的所有信息均由电玩城游戏大厅官網網友提供,真實性請網友自行鑒別,交易時如遇到爭議和糾紛,本網站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2009-2010 电玩城游戏大厅手機官方網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