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生活資訊 > 兩性情感

丈夫每月隻愛那幾天的我

時間:2010-06-28 15:26:48  來源:馬鞍山生活網

候機大廳的廣播再次響了起來,催促乘客們檢票,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。

  阿鳴一手攥著機票,一手提著行李箱。他已經背對著檢票口站了兩個多小時。

  他就那樣木然地站著,兩隻眼無神地掃視著來來往往的過客,希冀看到那熟悉的身影。

  “曉敏,你在哪兒,你為什麽連最後一麵都不願和我見?”

  “曉敏,你能原諒我嗎?”

  “曉敏!再見!”

  ……

  一架銀白色客機緩緩地駛出跑道,開始加速騰空,向著藍天飛去……

  望著飛機漸漸遠去,曉敏收回了那有些迷離的目光。她知道,阿鳴和她的情分到此結束了。徹底結束了!

  她長長地舒了一口氣……

  曉敏原是個翱翔藍天的空姐,後因身體的原因,現改做地勤。

  她記得,是在一次飛往香港的班機上認識阿鳴的。那天她當班,在給乘客送飲料時,一個長得像張國榮的小夥子多次向她要水喝。在最後一次給他倒水時,小夥子對她說:“謝謝,小姐!你真漂亮,你怎麽看怎麽像朱茵(香港女明星)。”

  曉敏衝他莞爾一笑,算是感謝。從小到大,人們對她的讚美一直伴隨著她,對此,她並不感到意外,早已習以為常。

  此後,曉敏又多次在機上碰到他。因工作中有紀律,除乘客有需求、有問題,需要解答外,不得隨意和乘客閑聊。因此,每次見到他,隻是點下頭,笑一笑,算是打個招呼。不過,她對他的印象不錯,小夥子麵色白淨、身材高挑、穿著整潔、說話溫和。所以,在一次完成航班飛行任務,臨下飛機前,小夥子向她索要手機號碼時,她盡管猶豫片刻,還是留給了他。

  於是,他們就有了後來的交往。

  於是,她就成了阿鳴的女朋友。

  阿鳴和她一樣都是北京人,父親早在他三歲時因

  車禍去世,多年來和母親生活在一起,母親一直沒有再嫁。他現在英國某石油公司駐香港辦事處工作,薪水不低。每半個月回一次北京,每四個月去一次英國。

  戀愛了一年半,他們結婚了。

  新婚第二天,阿鳴一大早就跑進母親的房間,把母親搖醒,極度興奮地告訴她:“媽,曉敏還是個處女呢!”母親幹笑了幾聲,轉身又睡覺了。

  當時,羞得曉敏無地自容,真想找個地縫兒鑽進去。怎麽老公像個傻小子?她不解。

  由於工作的緣故,他們雖說不能像一般夫妻那樣過著“朝九晚五”的生活,但適度的分離,反而使他們覺得更刺激,更有新鮮感。隻是,曉敏漸漸發現,丈夫的有些舉動常讓她感到困惑,感到不可理解。

  有一天,曉敏獨自在家休息,她約了幾個朋友準備一起去逛燕莎、賽特。換衣服時,她突然發現,自己隻穿了一次的那件寬鬆的吊帶真絲背心不見了,掛在陽台的鏤空內褲和胸罩也沒了蹤影。

  她想,一定是婆婆給收起來了。向婆婆一問,婆婆不好意思地說,那件胸罩自己穿著呢。至於那兩件,她也不知道。

  真氣死人了,自己不會記錯啊!會在哪兒呢?

  丈夫回來了。曉敏把這件奇怪的事跟他一說,阿鳴笑了,他撩起自己的上衣,那件吊帶真絲背心竟穿在他的身上。再翻他的背包,內褲也找到了。

  曉敏不明白,阿鳴怎麽會這樣?

  阿鳴解釋,這樣做是為了能夠每天聞到她的氣味。她的氣味和媽媽的不一樣。

  她告訴了婆婆,婆婆對她說,這說明他喜歡你呀。你們沒結婚前,他還老拿我的褲衩、襪子玩兒呐!

  曉敏不明白,婆婆怎麽也會這樣?

  後來,他們有了孩子,而阿鳴卻開始和孩子爭奶喝。

  有一次,阿鳴回到家,曉敏和孩子已經睡了。他跑進臥室,掀開被子,逮住曉敏的奶頭就吸吮起來。曉敏被驚醒後,對他說,如果乳房受了涼,孩子吃了奶容易生病。可是他就是不聽,每次非要吸到吸不出來為止。這讓曉敏很為難。

  曉敏以為阿鳴喜歡喝奶,就從超市買了很多

  酸奶、純奶,也買了奶粉,可是阿鳴就是不願意喝,偏要吃她的奶水。

  孩子三四個月的時候,正在哺乳期,曉敏奶水本來很足,可是自從阿鳴喜歡吃奶水後,孩子經常因吸不到奶水而餓得哇哇大哭。

  發展到後來,孩子看到阿鳴吸曉敏的奶水,就嚎啕大哭。而孩子每次吃奶,都是嘴巴吸著一個奶頭,小手拚命地想去抓住另一個,生怕被搶走的樣子。看著孩子那委屈的表情,曉敏心裏酸酸的。

  有時阿鳴看到孩子餓得哇哇哭也很心疼,也覺得不好意思,但到時候還是忍不住,照吸不誤。每次阿鳴吸奶水都閉著眼睛像個孩子一樣,很享受的樣子,滿足得像要進入夢鄉。

  後來,她把這事告訴了婆婆。聽婆婆說,生阿鳴的時候,自己沒奶水,他是喝羊奶長大的。她不知道是阿鳴從小就對母奶的一種向往和渴望呢,還是心理上留下了沒吃母奶的陰影。每次曉敏跟他談到這個問題,他總是說:“現在你照顧孩子,不能顧及我的一些需要,我吸點奶水喝也不行嗎?”看著他委屈的樣子,曉敏不忍再多說什麽了。

  接下來發生的事更令曉敏懊惱不已。那是曉敏某次月經期到來的第二天,阿鳴從香港回來了。晚上,他想和她做愛,曉敏告訴他,月經還沒完呢,自己小腹酸脹,身體很疲乏,如果他特別需要的話,自己可以用其他方式替他解決。阿鳴很失望地睡覺了。

  半夜,曉敏忽然感覺自己身上像被什麽重物壓著,下身也脹脹的,像有什麽東西在流動。她醒了,睜開眼一看,阿鳴正在她的身體裏抽動。她一扭身,心煩意亂地坐了起來,隨即一腳把他踹到了床下,憤怒地說:“你還是人嗎?我不是雞,我是你老婆呀!”阿鳴頗有些尷尬,卻毫不示弱地說:“正因為你是我老婆,要是換了別的女人你答應嗎?”

  曉敏愣住了:是呀,他正是性欲旺盛的時候,自己要是不盡力去滿足他,他到外麵搞別的女人怎麽辦?尤其是香港那花花綠綠的世界,那時的家……她不敢再想下去,於是,曉敏的心軟了,隻好硬著頭皮,忍著疼痛,迎合著他,滿足了他的欲望。

  一次,兩次……長期的月經期間做愛,使得曉敏的身體變得越發虛弱,臉色也變得幹枯、發緊。往日的風姿已然不在,這令她痛苦不堪。

  上班也總是顯得無精打采,工作中小差錯不斷,開始有了乘客投訴。這種反常的舉動,讓領導納悶,也讓同機組的姐妹們感到莫名其妙。曉敏以前可不是這樣的人啊!

  隨之而來的是她的月經開始失調,並患上了陰道炎和宮頸糜爛。她到一家中醫院看過,醫生給她開了十幾包用來調理的中草藥。曉敏吃過,仍不見好轉,於是,她自己又去藥店照方多配了幾副,吃完之後,效果並不明顯。性欲也沒了。

  由於她身體的原因,加之工作不利,她被調離原崗位,改做地勤。

  她委屈極了,不知多少個夜晚是淚水陪伴她度過的。她想知道,天下的男人是不是都是這樣?

  她和阿鳴進行溝通,阿鳴不是表示沉默,就是隨意敷衍,追問急了,他告訴她,他就喜歡看女人月經裏的血,看見就興奮。這令她感到羞辱,感到惡心,感到無助,感到失望。

  她試著和婆婆提起這事,祈望能從婆婆那裏得到指點、安慰。

  婆婆倒是心平氣和,翻來覆去的就是那幾句:他是你男人,你就得由著他。女人有幾個沒有婦科病的?我也是從那時候過來的,我了解男人。男人憋不住,你要是不滿足他,他到外麵亂來,再染上點兒髒病,這個家不是全毀了?你到時後悔都來不及了……

  麵對這樣的婆婆,曉敏徹底絕望了。她知道,一定是婆婆從小對他的肆意嬌縱造就了他變態的性格,扭曲的心靈。她不再有祈求,不再有奢望。

  就在阿鳴即將調往英國總公司工作的前夕,他們離了婚。

本站文章所有注明來源“馬鞍山生活網”,均為本站原創編譯,轉載請注明出處
原文標題:丈夫每月隻愛那幾天的我
文章來自:/news/lxqg/2010-06-28/208.html
關於电玩城游戏大厅 | 聯係方式 | 电玩城游戏大厅wellbet | 免責聲明 | 友情鏈接
本網站的所有信息均由电玩城游戏大厅官網網友提供,真實性請網友自行鑒別,交易時如遇到爭議和糾紛,本網站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2009-2010 电玩城游戏大厅手機官方網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